派琳| Dear Forgiveness, I saved a plate for you. --Richard Siken

有時候會深切地感受到這世界的惡意


 The Voice官推把頭像跟首頁都換成黑色致哀。

-

在這種時候多說些什麼都顯得不適宜。

剛看見消息只看見#RIPChristina,心整個涼了一截想說是哪個Christina......怎麼都想不到竟然是她。

本來因為太震驚感覺不太真切,還可以算是冷靜地把來龍去脈看完。直到剛剛開電腦去她的官推,最新一則仍停在她興奮地邀請粉絲前往欣賞她的演出,開朗又真誠,又怎麼會是最後。

看著她的笑顏我突然覺得一陣惡寒。

怎麼能夠、兇手怎麼能夠輕易決定誰生誰死再不負責任的自殺,我覺得好噁心、好不舒服,想想那些在現場見過她最後演出的粉絲,要他們如何接受。

這種殘忍噁心得令我想吐。

眼淚跟嘔吐感都悶悶地堵著,好想發脾氣又覺得無力、無力去改變這件事實,也知道無力去防止類似的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,那些我一輩子也準備不來告別的人。

必須很慚愧地承認,在不久之前我對一姊其實是不欣賞的。這無關她很有實力的事實,就只是憑著我在節目裡她給我的感覺,不是我會喜歡的性格。我也不只一次跟我的家人抱怨過,甚至第九季看見她回來主持我都是抱持不耐煩的心態看的。一直到前陣子因緣際會下我才意識到,每個人之所以會是如今的面貌都有其原因,我才看清自己因為一些偏見而忽略許多她值得欣賞的地方,也終於慢慢能夠同理那些她性格上我曾經看不慣的眉眉角角。

因為她,我發現我在真正認識一個人之前便對他應該要有的特質有所期待,忘了他其實不欠我們什麼,讓我們喜歡他並不是他的義務,我卻由於他與我的期待不符而感覺被冒犯,少了尊重,拒絕去理解,無法寬容。

我因為這份認知進而重新檢視了我在人際關係上的不足,後來我就不再去輕易討厭什麼人,對別人的行為舉止不隨便打標籤在心裡品頭論足一番。

所以一姊在我心裡有份特殊的意義。不是最愛,重要性卻與之相同。

現在我一直想到當時在電視機前面對她不滿皺眉的自己,距離現在時間不長,拋開成見從頭認識她也還不久,就什麼都來不及了。

好愧疚。

與那些一直以來愛著她,為她真心鼓掌的粉絲相比,感覺沒什麼資格說這麼一大串。但我覺得與其假裝自己也是他們的一員,至少把真正對她的感覺與我之所以格外難過的原因說出來,才是真正對她的尊重。這也是我最後唯一能夠為她做的。

願妳獲得平靜,家人朋友與粉絲的傷痛早日沉澱。Rest in peace, Christina.

评论
热度 ( 9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