派琳| Dear Forgiveness, I saved a plate for you. --Richard Siken

The Imitation Game 心得



  本片描述二戰時期英國數學家艾倫‧圖靈如何在布萊切利園與團隊花費數年時間打造出破譯德軍密碼「恩尼格瑪」的機器,並扭轉同盟國的局勢,進而提早結束戰爭。
  片名《模仿遊戲》一部分出自圖靈著名的「圖靈測試」。他認為透過問答,可以評斷出答者是人還是機器,而機器能夠經由反覆的測試學習、進化,模仿人類的思考模式,縮小兩者之間的差距,最終通過測試,成為人的一方。另一部分則是關於圖靈本身的社交障礙。他的思考模式與常人不同,無法解讀人們話語背後的意涵,只懂得從字面上去理解。他甚至有些完美主義。這樣的性格使他終其一生都在學習如何當個「正常人」,以不斷地模仿、揣摩,構築他的人際關係。影片帶出了圖靈少年時代因此遭受同儕的霸凌,唯一伸出援手的是克里斯多夫。他向圖靈展現密碼學的奧妙,令圖靈得知另一種與人溝通的方式,他成為圖靈傾慕的對象。然而未及圖靈向他表明心意,克里斯多夫就因牛結核病逝世,在圖靈心中留下了再也無法填補的空洞。直到圖靈生命的盡頭,他都未曾放下。
  「有時正是那些不被看好的人才能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大事。」此句臺詞出現於三個不同的場景,由不同的人向不同的對象訴說,但三部分環環相扣,皆帶給聽者希望、與重新站起來繼續走下去的動力。
  圖靈的貢獻遠大過我們所理解,抑或是能夠自書籍中得知的。他的存在曾經被抹殺,不僅因戰事機密,更因他的性傾向,使他從一個無人知曉的戰爭英雄,成了人盡皆知、眾人唾棄,最後仍被歷史掩埋的同性戀。一個用毒蘋果自盡的罪人。
  其實說到底,愛一個人怎麼能被定罪呢?
  克里斯多夫佔圖靈的生命份量之重,幾乎支持一切他想讓解碼成功的力量。而他寧願接受「治療」,注射女性荷爾蒙於自身,承受身心上的折磨,以「矯正」他的同性戀傾向,不願選擇相較之下痛苦較小的入監服刑,全因他捨不得離開他的機器、他的心血結晶-他將之命名為克里斯多夫。那已是他的所有。
  圖靈會如此執著於解碼,也許是因為在這世上,那是他與克里斯多夫僅存的連結。這樣純粹想守護克里斯多夫的心,無論如何都不應被定義成罪惡。這種情感甚至比許多人的都高尚。
  此片探討了人們對於「不同」的定義。不凡之人不總是被推崇,他們的價值通常不容易被看見,但卻相當容易被旁人所排斥、迫害。多少被冠上「怪胎」名號的人渴望平凡,忘卻自己的特別能做到許多別人所不能成就之事,因而親手掐熄自身的光芒。如同仍不敵苦痛,嚥下沾染氰化物的蘋果的圖靈。
  我們都需學習去欣賞、去擁抱那些差異,讓圖靈那樣的人知道,他們的與眾不同必然有其意義。
  也許有一天,我們也能對某個人說:「有時正是那些不被看好的人才能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大事。」也許我們會成為某個人的精神支柱,成為他生存的動力。
  也許,我們可以是某個人的克里斯多夫。  06.02.2015

评论
热度 ( 7 )